世界大健康运动联盟

首页 > 新闻动态

当代中医人不可不知的刘维忠和甘肃医改

日期:   来源:世联盟    浏览量:26

再提起“甘肃医改”,就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刘维忠”,没有刘维忠貌似离经叛道的做派,就没有作为全国唯一的“省级中医药综合改革试点”的甘肃今日让中医药真正起到为百姓降低医疗支出主力军作用的成果。这样做是对是错?赌对赌错者也众。

 

一提起“刘维忠”,大多数人首先想起的是“猪蹄厅长”“打通任督二脉”“黄花菜治抑郁症”等颇有揶揄意味的词句,毕竟,作为一个正厅级领导,他太显另类。因此,其人前途如何?赌好赌坏者均众。

不过,对这两个问题,好事者不必打赌了,最近结果已出——4月16日央视《新闻周刊》里,刘维忠称,自己年末就要退休。4月12日上午,国家卫生计生委举行新闻发布会,邀请刘维忠介绍甘肃特色医改(如图),涉及治未病、师承、居民吃中药百分百报销等内容。介绍后,国家卫计委宣传司司长毛群安称,甘肃在医改过程中注意关口前移、强调预防,对慢性疾病的早发现、早预防,产生了很好的效应,“甘肃在探索医改过程中的很多做法是值得其他地方学习借鉴的”。这意味着国家卫生计生委公开肯定了甘肃医改。

那么,对于中医药,刘维忠到底做了什么?甘肃的中医药生态发生了哪些变化?作为中医药大省、经济同样欠发达的河南,我们应如何发展中医药?本期报道或许对您有所启发。

01

刘维忠是一位正厅级官员,1957年3月出生,甘肃宁县人,现任甘肃省卫计委党组书记、主任。

刘维忠还是一个医学本科生,一个中医迷

1978年,刘维忠考入兰州医学院医疗系,学的是西医。当时,该校还没中医专业。但大学五年的假期,他跟老中医抄药方,爱上了中医。过年回家那几天,他就用自己所学的中医知识给家乡人看病,并小有名气。

刘维忠也是一名网络高手,尽管年近六旬

自2011年5月底“甘肃刘维忠”的实名微博开通以来,他刷微博很频繁,其新浪微博累计更新近16000次,粉丝数达到290多万。他与网友经常互动。

刘维忠的故事,个性十足。且看——

“猪蹄厅长”。2011年10月16日,甘肃省卫生厅官网刊登其署名文章,推广“食疗吃猪蹄”“黄花菜熬水”等疗法,引发争议。网民们笑称他是“猪蹄厅长”,一时名扬全国。

“打通任督二脉”。2012年5月23日,针对网友对甘肃省卫生厅官网报道的41名医务人员经过9天培训打通任督二脉一事的质疑,刘维忠在其微博上回应称,打通任督二脉并非武功绝学。同年6月,甘肃省卫生厅官网一篇文章称,刘维忠4月出席培训班开班仪式时提倡“在医院开展真气运行治疗”。此举又引热议。

“黄花菜治抑郁症”。2010年舟曲泥石流灾害时,许多人由于恐惧、失落,睡不着觉,患了抑郁症。刘维忠调来两吨黄花菜,用了12口大锅熬黄花菜,一人发一纸杯。刘维忠称:“黄花菜一毛钱,纸杯子一毛钱,两毛钱,七千个单子,一人花了1.4元钱,所有的抑郁症都没有了。”

“网络问诊”。在微博中,有网友问小孩经常喉咙发炎怎么办,刘维忠回复说,栀子6克煮水涮嗓子。有网友说孩子才8个月,感冒发烧38.7℃,打喷嚏,不流鼻涕,服啥药。刘维忠说,如果是仍吃奶的孩子,大蒜煮水让母亲喝。另有网友说自己甲减,月经不来,来了也就两天,色淡量少查激素六项不排卵,想怀孩子怎么办,刘维忠回复,“找甘肃中附院武权生”,等等。

02

如此“不顾官体”地“鼓吹”中医,是个人爱好吗?面对这样的疑问,刘维忠公开否认:“我身为卫生主管部门的领导,哪能用个人爱好推动工作?风险太大了。甘肃是个欠发达省,甘肃的人口占全国2%,经济总量只有全国的1%,很多老百姓看不起病。因此我们坚持用最简单的办法解决最基础的问题,用尽可能少的费用维护居民健康。”为让民众知其心迹,他撰写了《微博问政》和《欠发达地区医改的中医之路》二书。

正是在这一朴素思想的主导下,甘肃省建立完善中医药政策体系,连续出台了50多项扶持中医药事业发展的政策措施,形成了政府主导、部门联动、全社会参与的中医药事业发展工作机制。全国医改有五项任务,甘肃有六项,因为加了一个中医。甘肃省卫生厅机关每个处都设有四项任务:西医、中医、预防和计划生育。这使中医药在甘肃的使用情况发生了巨变。

“中医全覆盖”。甘肃省建立起了门类齐全、分布合理的国家、省、市、县四级重点中医药专科体系,所有综合医院、妇幼保健院设立中医门诊和中医病床,96.5%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91.2%的乡镇卫生院、75%的社区卫生服务站和村卫生室都能够提供中医药服务。

“保健箱”。给农民每户发放一个“保健箱”,内装盐袋、刮痧板、拔火罐器、体温表,挨家挨户培训。

“引导全民看中医”。甘肃把医保覆盖到乡村,看中医报销100%。推出“100个病种中西医同病同价”。以小臂骨折为例,过去,西医做手术,开刀、麻醉、打钢钉,花1万块钱;中医用传统手法复位,用夹板一固定,原来的规定才收150元钱,现在,开刀5000元,手法复位也5000元。这样,病人当然不愿开刀,医院也不嫌中医“不挣钱”了。

“给中医院甜头”。在综合医院等级验收标准设定上,甘肃综合考虑中医和西医两方面建设,引导西医院大力发展中医。中医的挂号费比西医的贵,省级名中医治疗费是32块钱,西医主任医师却是8块钱。2013年,甘肃省提高了针灸、拔罐、推拿等25项中医收费标准,同时将西医的27项大型检查费用降低。县级西医院加挂中西医结合医院的牌子就能享受中医院的待遇,从而,使得中医院的床位是西医院的1.5倍。

“鼓励学中医”。2011年,甘肃省委组织部、省人社厅、卫生厅、财政厅,从省、市、县、乡、村遴选出1000名中医导师,带3000名徒弟,在岗在职,一对一指导,一带三年。甘肃省要求所有的乡村医生、乡镇卫生院、县医院的护士都要学中医适宜技术,每个医院都搞西学中、中医适宜技术培训。甘肃连续5年每年办短期培训班,每期3~6个月,集中培训50~70人,有中医经典班,也有西学中班。

省里还每年拿出500万元,连续举办了5期每期50人的“西医学中医,中医学经典”在职研究生班。此外,中医院校毕业后工作5年,取得执业医师资格的,可以到中医学院再学习3年经典,目标是培养成为中医大家;西医院校毕业后工作5年,取得执业医师证的,再脱产学3年中医,向着“中西医结合大家”的目标培养。学员全部脱产,带工资免费上学,政府还给一个学员一年1.2万元补贴。

一系列措施使得中医人才激增,到医院治病的减少,住院次均费用增长率下降。目前,甘肃省中医从业人员达到27235人,占全省卫生人员的19%。截至2015年底,甘肃省新农合实际补偿比达到62.67%,比去年同期提高5.97个百分点;住院次均费用增长率下降到2.12%,比去年下降4.04个百分点;县外就诊率由2014年的22.20%下降到19.03%。

媒体合作

新华社 人民日报 中央电视台 香港日报 光明日报 中国妇女报 健康报 香港日报 澳门日报 搜狐网 俄通社-塔斯社 国际文传电讯社 《共青团真理报》 《俄罗斯报》 俄罗斯电视台 俄罗斯公共电视台